【研究人員】

   彭小妍    楊小濱    張季琳    陳相因

 

  楊小濱 Yang, Xiao-Bin

   MAILTO

   職稱:研究員

   研究專長(領域):當代漢語文學、文化、電影、藝術,文學/文化理論

 

 

學經歷

(1) 學歷
美國耶魯大學東亞系博士(1996年)
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東方語文系碩士(1991年)
復旦大學中文系學士(1985年)
(2)
經歷
中央研究院文哲所副研究員(20065月迄今)
國立清華大學兼任副教授(20099月迄今)
國立政治大學兼任副教授(20069月迄今)
美國密西西比大學現代語文系副教授(20047-20065月)
北京師範大學文藝學研究中心客座教授(20029-20036月)
美國密西西比大學現代語文系助理教授(19988-20046月)
美國美田大學現代語文系兼任助教授(19979-19985月)
上海社會科學院文學所研究實習員(1985-1989年)

獲得獎項

國科會特殊優秀人才獎 2010 -
Faculty Research Fellows, University of Mississippi
2004
Fulbright-Hays Faculty Research Abroad Grant, US Dept of Education
2001
CSCC National Program for Advanced Study and Research in China
2000
NEH Summer Stipends
1999
Henry Hart Rice Fellowship, Yale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and Area Studies
1995
Whiting Fellowship
1995
John F. Enders Fellowship for Dissertation Research
1995

個人自述
研究是一種菸酒,意思是,研究是一種難以戒絕的癖好。所以,也可以說我在中央研究院種養菸酒。目前,我是服菸酒員。(請原諒我的外省口音吧。)
◆交雜著父親的山東口音和母親的上海腔調,我從中國的漢語被譯成美國東岸的英語,又從密西西比的南方美語譯成臺灣國語。對我國族-文化身份的疑問往往讓我自己也百口莫「辨」,還因為我成長於中國的古典詩詞和歐洲的古典音樂中。
◆交雜著父親的山東口音和母親的上海腔調,我從中國的漢語被譯成美國東岸的英語,又從密西西比的南方美語譯成臺灣國語。對我國族-文化身份的疑問往往讓我自己也百口莫「辨」,還因為我成長於中國的古典詩詞和歐洲的古典音樂中。
◆文學研究似乎是源於感性,成於知性的。關注後現代,是因為個人記憶中所有現代性的故事都漸漸散漫成了後現代的夢囈。對自身現代性的審視,Post-也就是Meta-
◆對我而言,文學研究正如文學創作,獨特性和實驗性是首要的。走得太遠或許會一度迷失。抵達無非是另一種風景。
◆阿多諾—李歐塔—拉岡,似乎可以概括我二十年來的思想軌跡。
◆在1980年代,選擇阿多諾是因為他的批判氣質,他對現代主義藝術的敏銳感受,他對古典音樂(特別是現代古典)的不懈熱忱,他的文化精英主義姿態,他文體的思辯力量,他在純粹的形式中看到了歷史性。這是《否定的美學》一書的起源。
◆1990年代負笈耶魯,在李歐塔教授辦公室外的靈感突襲,以及隨即與他的一席交談,演化成了《中國後現代》一書的理論源頭。此書的另一條線索源自於德.曼在耶魯的解構主義傳承。而解構、後現代的理論方向,也正是我從論文導師王德威教授那裡獲取的精神養分。
◆在21世紀,選擇拉岡是因為奧秘的理論切入了人性低俗和未知的部分,紀傑克的笑話,語言和無意識的曖昧關係,去勢中成長的經驗,當今世界充盈著的快感徵兆,而我們從來無法逃脫創傷的快感。
◆所有這些無非是「中題西詠」:為了回應漢語文化的問題,只能吟唱西方話語的詠嘆調。那更是「中涕西湧」:面對漢語文化的內在感應,不得不在西方話語的激流中噴薄而出。
◆錯位即換喻,換喻即欲望。如果說種種錯位貫穿了我的生涯,也就是說,它們也構成了寫作、研究的欲望動力。
◆從小說到詩,從美術到電影,從知識分子問題到通俗文化,一系列問題都關聯著當代文明的隱秘表達,這種隱秘既是過去記憶的痕跡,又是對未來的懵懂期待。災難與烏托邦,傷痛與極樂,是這個時代的關鍵詞。
◆審視漢語的命運,也是審視自我的命運,對自我的不斷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