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只要有人在,就有壞。人在世界上創建的同時也亂弄了世界。後攝影的視景是被弄亂、弄壞的世界角落。

【現成品(非原創)】後攝影是一種攝取。杜象讓我們可以把一切現實中死去的變成藝術中鮮活的。

【(廢品)】(勞申伯有一天非常生氣,因為他工作室裡的一件作品被清潔工當作廢品扔進了垃圾桶。)反之,廢品的藝術性不言而喻。

【隨意】後攝影不攝取有意的藝術行為。只有不經意的、隨機留下的痕跡才是後攝影的物件。蹤跡既是偶然,也是湮沒。

【懶藝術(或拾荒)】既然已經有人把它做好又棄置了,我又何必在畫布上費勁呢?攝取不算是竊取。後攝影師只是拾荒者而已。

【他者】符號世界的裂隙便是他者的裂隙。那麼,如果把他者的遺留物看作是排泄物,看作是不可觸碰的黑暗之心呢?昔人已去,此地空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