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報告-院內計畫】

         中央研究院主題研究計畫:正典的生成:台灣文學與世界文學的關係

       2003(92年)成果報告

(一)研究目標與重點:
1)本研究計畫之背景、目的、重要性,以及國內外相關研究領域之現況:

本研究計畫之提出,乃有鑑於解嚴後台灣文學成為顯學,各大專院校臺文系所紛紛成立,但在研究議題及研究方法上,由於本土化當道,多局限於反日文學、抗議文學或鄉土文學的層次,未能展現台灣文學的多元性。我們認為國際化與本土化並不相悖,而事實上本土化的反省及爭論,往往是外來文化的刺激而引起。本計畫的提出,重點是表現自日據以來至現當代,台灣文學內部文學品味、流派的發展和主體性的興起、文學典律的建立,在在與中國、日本、歐美等的外來文學、文化思潮的傳承或引介,息息相關。本計畫的進行,有益於整個台灣文學研究方向的開拓和推展。目前以台灣文學與世界文學為研究主題、涵蓋日據以來到現當代的集體長期研究計畫,在國內外尚不多見。多半都是以召開研討會為主,涵蓋的範圍多半以某一時期或某些作家為主,例如20023 29-31日在哥倫比亞大學召開的日據時代台灣文學會議"Taiwan Under Japanese Colonial Rule, 1885-1945: History, Culture, Memory"2003118 在東京大學召開的研討會「台灣鹿港來的姊妹作家:施叔青、李昂到台北、美國、香港、日本的文學旅行」;200411月將在德國波鴻魯爾大學舉行的研討會「台灣文學研究新途徑」,及在法國波爾多第三大學舉行的「台灣文學國際研討會:研究現況及海外的接受狀況」。本院主題計畫的設計,使相關學者得以長期進行合作切磋,對促進學術發展有關鍵性的作用。
2)整合之目標與架構:包括總體目標、整體分工合作架構:

本計畫探討日據到現當代,台灣文學典律的建立與中國、日本、歐美文學文化思潮交流的關係。日據時代方面,重要的外來影響是日本現代文學、國際左翼文學、及中國五四文學。我們規劃了四個子計畫,邀請黃英哲和垂水千惠主持子計畫「日本近代文學對台灣新文學的影響」;陳芳明主持子計畫「馬克思主義與三年代的台灣文學 (1930-1937)」;梅家玲的子計畫「少年台灣:多重文學因緣中的少年論述與台灣想像」探討少年中國與少年台灣的淵源;劉紀蕙的子計畫「台灣現代性與文化主體性:一個精神分析的文化詮釋」,則探討日據時期西洋文學文化理論,如何影響台灣文學現代性及主體性的發展。現當代方面,重要的發展是與鄉土文學與現代文學的共生、解嚴與文學生態的轉變,以及後殖民、後現代等議題的出現。我們規劃了四個子計畫,邀請李奭學主持子計畫「從都柏林人到台北人:論白先勇與西方意識流傳統」;張誦聖主持子計畫「八年代台灣文學生態:從鄉土文學運動到解嚴」;王德威主持子計畫「後殖民、後遺民、後移民:台灣文學的三民主義」;彭小妍主持子計畫「後設美學和後現代性:解嚴後台灣小說研究」。

3)資源之整合狀況:包括各子計畫所需各項儀器設備之共用情況,以及各子計畫研究成果與經驗交流情形:

本計畫經費有限,因此未編列儀器設備購置預算,各子計畫主持人均仰賴本身研究單位所提供之電腦設施等。有關研究成果與經驗交流,目前文哲所近現代文學研究室已完成架設網站,於徵得所有子計畫主持人同意後,九十二年度成果將於網站上公佈,以方便各子計畫主持人瀏覽參考,互相提供意見。

(二)完成之工作項目及具體成果:
1)列述計畫執行期限內完成之項目,並說明是否與原申請計畫時目標相符:

本年度計畫執行期間,各子計畫均按預期之目標進行研究工作。每一子計畫至少完成論文一篇,並有子計畫已完成專書之文稿,成果超出預期目標。本計畫並與聯合報社合作,由計畫成員及相關領域學者每個月(935月至7月因SARS之故,原訂之演講皆延期舉行)定期在聯經出版公司做公開演講,使中研院的研究有向社會大眾展現的機會。

相關資料請參見:台灣文學與世界文學的關係系列演講

總計畫方面,積極規劃九十三年七月的國際研討會。因蔣經國基金會十五週年紀念,擬與本計畫合辦「翻譯台灣」研討會,故兩天的會議延長為三天。邀請學者名單、論文摘要、議程等,均已初步規劃完成。
2)已完成預期之學術貢獻:

本計畫主旨在探討日據時代以來台灣文學典律的興起,與外來文學文化思潮交流的關係,目的是彰顯在面對國際文化時,本土意識如何因應自省,而引發本身文學文化的發展。各子計畫均能掌握主軸,做出具體貢獻。黃英哲完成之日據時代偵探小說目錄,是實用的參考資料。垂水千惠發表的論文中,貢獻最大的是探討日據時代台灣咖啡館(為酒廊、居酒屋等之代稱)與左翼文學、現代文學興起的關聯。陳芳明指出在台灣親中共的上海大學派和親日共的福本主義派之間,連溫卿如何聯合上大派,取得文化協會領導權,正式展開台灣抗日的左翼路線。劉紀蕙認為中國和台灣的現代化,都牽涉到「精神」或「心」被語言構築、被技術操作,被體制化與實體化的過程;雖然中國與台灣並未發展出法西斯政權,在文化論述尋求現代化的過程中,有迫切朝向國家固著而進行整體組織集結的法西斯時代動力。梅家玲以張我軍及其所參與組織的「台灣青年會」及《少年台灣》為中心,探勘二至四年代中,台灣青年在中國,特別是北京,所從事的相關文學與文化活動,及其與台灣新文學的關聯。王德威以《北京夢華錄》、《畫夢紀》,探討臺灣「後」遺民寫作的生成和影響。「後」不僅可暗示一個世代的完了,也可暗示一個世代的完而不了。如果遺民已經指向一種時空錯置的徵兆,「後」遺民是此一錯置的再錯置,但同時也成為對任何新興的「想象的本邦」最激烈的嘲弄。由此產生的焦慮和欲望,妥協和抗爭,成為當代臺灣文學國族想象的焦點。張誦聖以楊德昌的電影《恐怖份子》來闡述八十年代中後期,台灣文化場域中對過去十年裡蓬勃發展的中產藝術形式所產生的自省。李奭學探討〈遊園驚夢〉裡的意識流如何受到吳爾芙《戴洛維夫人》的影響,這方面尚未有評家研究,成就可期。彭小妍的眷村作家研究,顯示出後現代文學一方面肯定又挑戰寫實主義的理念和成規,一方面打既繼承又挑戰現代主義理念的精神。本計畫研究成果對台灣的左翼文學、後遺民、現代性、後現代性等尚未開拓的理論領域,有具體的建樹。
3)整合之成效:

本計畫各成員一方面各自進行個人研究,一方面彼此關照的議題相互呼應。黃英哲、垂水千惠、陳芳明、劉紀蕙、梅家玲的研究,凸顯台灣左翼文學與現代主義文學之間的共生關係,以及日據時期台灣文學與中國及日本文學、文化思潮之間的的互動。王德威、張誦聖、李奭學、彭小妍的研究,完整地描繪戰後台灣文學的關鍵議題:與中國千絲萬縷糾結的後遺民現象、鄉土文學與本土化的興盛導致的文學生態轉變、現代主義與中國傳統及西方意識流傳統的淵源,以及解嚴所釋放出來的後現代文學對當代政經文化、對東西方學術文化的批判。
4)檢討:

本計畫預計於進行第三年時,亦即九十三年之七月份舉辦一次國際研討會。檢討起來,前兩年可藉讀書會和小型研討會,來加強參與成員的交流和討論。例如每兩個月舉辦一次讀書會,閱讀討論共同的文本,或由成員發表研究心得;每一年可以舉辦一次為期一天的小型研討會,主要由參與成員發表該年度的研究成果。然而本計畫成員有兩人為美國學者,兩人為日本學者,因經費有限,恐難以安排每次都全員參與。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