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座談會)】

台灣文學與世界文學的關係系列演講

台灣庶民戲曲中的文學風景講綱

林鶴宜

2003.10.04

台灣的漢人移民主要來自閩、粵兩省,而又以閩南的漳、泉兩地獨多。伴隨移民來到台灣的,是他們根深柢固、習以為常的生活模式──包括這種固有生活模式所蘊育出來的人文和藝術。

台灣本土戲曲種類豐富,包括有:南管系統劇種、北管(亂彈)系統劇種、歌仔戲、客家戲和偶戲等五個領域。大體而言,就是閩南和廣東主流劇種的流播居積。在台灣特殊的自然條件和歷史命運操縱下,戲劇在土地上俯仰生息,使它像極了土地上的人們,經過一段時間,就開始「在地化」,產生自己的特色。雖說與閩、粵同源同種,表現出來的風格卻和對岸大異其趣。

台灣的各個劇種,基本上,終其興衰都未曾真正走到過「文人主導」的階段,因而稱之為「庶民戲曲」是頗為恰當的。在數不清被稱為「無名氏」的作者群中,雖然未必沒有「文人」;其以庶民為主幹,卻是不爭的事實。可喜的是庶民劇作者的戲劇世界(許多係以口頭方式創作),展現的並不只有下里巴人的粗疏淺陋,相反的,多的是充滿了生氣、帶著市井趣味或田園風味的美麗景致。

南管音樂以細膩、嚴謹著稱,是閩南地區的精緻雅樂;因而南管戲曲相對而言,也被較多的城市觀眾和鄉紳階層所喜愛。南管戲有「老戲」和「七子戲」之分(即「大、小梨園」),各有所謂「內、外棚頭」或「十八棚頭」的基本劇目。台灣的南管戲以「七子戲」(「小梨園」)為主,屬童伶班。小梨園劇目文辭比較優美,明顯是經過文人加工的,情節處理多有獨特之處,充滿濃厚的浪漫主義色彩。其中,《陳三五娘》最為膾炙人口。此外,《高文舉》、《郭華》、《諸葛熙》等曾經也很受歡迎。

北管子弟的社群活動在過去是地方勢力版圖的標誌。這項民間藝術和真實生活串聯之密切,實為有史以來所未有。這也是它根深柢固,廣為流傳的先決優勢之所在。它的劇目豐富,無論「福路」或「西路」唱腔,都各有兩百多齣。包括儀式劇的扮仙戲、大批來自演義和傳說的故事,還有民間小戲等。北管戲有很大一部分劇目──特別是歷史劇,和大陸的梆子戲、漢劇亂彈戲是重疊的,它靠著「總綱」和口耳相傳,流行於鄉野之間,相對而言,常常顯得欠缺鋪陳,也較乏文采。反而在一些家庭生活劇目和若干刻劃人物情感的段落中,如《打春桃》、《鐵板記》、《金蓮觀星》、《皮弦》等劇,塑造了特殊的人物形象,表現了鮮活的語言趣味。

歌仔戲曾有一段大放異彩的內台時期,以高度通俗化的演出招徠觀眾,盛極一時。它的表演藝術和舞台美術雖然深受各大劇種影響,卻不直接採用它們的劇本,而是轉化其故事架構,以即興「做活戲」的方式演出。因此累積下來的劇目不少,卻缺乏文字書寫。直到民國四十一年(1952),「拱樂社」老板陳澄三以每本四萬元的高價禮聘陳守敬等人編寫劇本,才開啟歌仔戲的寫作。內台戲大走戀愛情仇和武俠奇情路線,至今仍是外台夜戲的演出主軸。

客家戲以一部「三腳採茶」的《賣茶郎》開端,隨著日據時期商業戲院的興盛,一躍而為客家大戲,在客家人居住地區流行。劇目發展與歌仔戲頗有相類之處,因為市場較有限,並未像歌仔戲那樣,朝電影和電視拓展。

台灣的偶戲包括傀儡戲、影戲和布袋戲。傀儡戲在短暫的商業劇院演出之後,就退守儀式層面。影戲現已是高雄縣的特產,保留了許多潮調皮影的古老劇目。至於布袋戲,可說是最有可為的偶戲劇種,無論說書意味濃厚的歷史劇、諧味橫生的劍俠戲、奇詭炫目的金光戲,甚至媒體布袋戲都有可觀之處。

要之,過去為台灣廣大庶民所喜好的本土戲劇,無論表演藝術或劇本文學都表現了十足的台灣味。以文化和文學的角度檢視它的成就,有一定的難度,但絕不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