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座談會)】

台灣文學與世界文學的關係系列演講

後遺民寫作

王德威

2004.01.03

在近年臺灣文學史的研究堙A有關移民及殖民經驗的書寫已經引起廣泛注意。相形之下,遺民意識以及遺民文字仍有待更進一步的思考。顧名思義,移民背井離鄉,另覓安身立命的天地;殖民受制於異國統治,失去文化政治自主的權力;遺民則逆天時,棄新朝,在非常的情況下堅持故國黍离之思。但三者互為定義的例子,所在多有。對一個講求安土重遷,傳承歷史的文明而言,不論移民、殖民、還是遺民,都意味著一種身心的大剝離,大捨棄。

臺灣由於當下國族政治情勢使然,移民與殖民的悲情常被大量渲染,遺民意識則被視爲保守懷舊的糟粕。但對於嚴肅面對臺灣文學及歷史的讀者而言,由遺民文人作家所銘刻的家國創痛、歷史糾結,是臺灣主體建構不可或缺的部分。由十七世紀的沈光文到十九世紀的丘逢甲,都是值得研究的例子。

在二十世紀中國,強調忠君保國的遺民意識理應隨著「現代」的腳步逐漸消失。然而每一次的政治裂變,反而更延續並複雜化遺民的身份以及詮釋方式——遺民寫作也因此歷經了現代化,甚至後現代化的洗禮。本講試圖以晚近小説作品為例,探討臺灣「後」遺民寫作的生成和影響。「後」不僅可暗示一個世代的完了,也可暗示一個世代的完而不了。如果遺民已經指向一種時空錯置的徵兆,「後」遺民是此一錯置的再錯置,但同時也成爲對任何新興的「想象的本邦」最激烈的嘲弄。由此產生的焦慮和欲望,妥協和抗爭,成爲當代臺灣文學國族想象的焦點。所討論的例子包括朱天心、李永平、駱以軍、舞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