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座談會)】

台灣文學與世界文學的關係系列演講

「台灣作家與日本文學的關係:呂赫若研究」

垂水千惠 /譯者 楊智景(御茶水女子大學)

2004.03.06

呂赫若(本名呂石堆)於一九三五年以刊載在日本文學雜誌《文學評論》上的〈牛車〉一文,開始了其作家之路。之後其陸續也在《台灣文藝》《台灣新文學》等台灣的文學雜誌上發表日語創作作品,成為一九三○年代台灣新文學運動中一位重要的旗手。此外,一九四○年代以身為雜誌《台灣文學》的代表作家,呂赫若創作力豐沛且積極地發表了諸多作品,並更於一九四三年獲得第一屆台灣文學獎。誠然可謂是日據時期台灣文學中最為重要的作家之一。儘管由於英年早逝,致使呂赫若在成為一中文作家的道途上未來得及臻於成熟即告終了,然而就種種意義上而言,他都堪稱得上是同時具有豐富多采的才能及可能性的。

本次我特別將探討的焦點置於其與日本文學及文化的關係上,並就以下三點來論述呂赫若以及日據時期的台灣文學所內涵之歷史的、現代性的意義。

1.刊載〈牛車〉一文的雜誌《文學評論》與台灣作家之關係。

除了呂赫若的〈牛車〉,同時也刊載過楊逵的〈送報伕〉而為人所知的雜誌《文學評論》,實際上它是一具有何種面貌的雜誌?本次我將向大家介紹《文學評論》在日本無產階級文學運動中的定位,以及以《文學評論》為中心的日本無產階級文學運動與台灣作家之間的關係。

2.旅日時期的呂赫若所從事的戲劇活動與一九四○年代前後日本的文化空間。

呂赫若自一九四○年起旅居日本為期二年。特別是,他自一九四一年開始隸屬於堪為代表日本的戲劇商業團體-東京寶塚劇場(簡稱 :東寶)旗下,並於其間參與了各樣的演出。那麼,台灣新文學作家呂赫若,他是因為一個怎麼樣的過程而投身於商業性戲劇的演出?此外,這段經歷它給予了呂赫若何種影響?本次,我將介紹一九四○年代存在於當時盛行上映影歌紅星李香蘭或榎本健一主演電影的日本文化空間中所呈現之「中國」形象表述。進一步地我也將試論:呂赫若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如何地去抗衡日本所表述的「中國」形象,並構築他自己的作品世界。

3.一九四三年台灣文壇的「糞realism論爭」與日本文學之關係。

一九四三年,在台灣眾所周知的,當時於台灣主宰文藝雜誌《文藝台灣》並且在文壇擁有強力發言權的日人作家西川滿批判張文環、呂赫若等屬《台灣文學》派的作家為「糞 realism」作家,進而引發了兩派作家間的論戰。然而,為何當時西川會用「糞realism」一詞來批判《台灣文學》?此次,我將為大家介紹隱藏在此一用語背後《台灣文學》派台灣人作家與一九三○年代日本無產階級文學作家之間深厚的連帶和共鳴關係。

我認為去思考並瞭解身在日本統治下的台灣那樣一個極為艱巨的時空之中的呂赫若,他是如何地跟那樣的時代困境奮戰進而構築自身的世界之事,即便是在今日仍然是重要且深具意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