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座談會)】

台灣文學與世界文學的關係系列演講

關於日據時期的台灣大眾文學

黃英哲

2004.05.08

關於日據時期台灣文學的界定,一般皆認為台灣的近代文學濫觴於1920年代。從1920年代到30年代的台灣文學作品,基本上是以漢文作為主要的書寫語言,但是,從1930年代後半開始,由於新一輩的日本與台灣作家的場,逐漸取代以漢文為主的創作,1937年,在中日戰爭爆發之後,台灣文學界呈現了低迷現象,到了40年代,台灣進入了皇民化運動的白熱化階段,文學創作被當為宣傳的工具,在日人作家與台灣日語作家的推動之下,文學作品被利用為戰爭的宣傳武器,重新被殖民當局重視。(這段時期的作品主題須另行討論,本文討論重點不在處理此段時期的文學表現)。在上述日據時期台灣文學史的流變中,學者專家們幾乎全將研究重點置放於如:賴和、楊逵、龍瑛宗、張文環、呂赫若等「正統的」、「純文學的」作家、作品之上,或是討論如西川滿、濱田雄、新垣宏一等日人作家的作品及立場論上。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日據時期的文學發展並不像我們所看到的是呈現直線單面的發展,除了這些在文學史上留名的作家與作品之外,還有一批數量龐大以漢文、日文書寫的「另類」台灣文學----「通俗的」大眾文學。早在1936年,前輩作家劉捷在其所發表的「台灣文學的歷史考察」文中,就提出所謂「純文學」與「大眾文學」的概念,首次將台灣文學的純文學與通俗文學作出區別,分類論述。劉捷曾1920年代留學日本,適逢日本大眾文學的興盛期,當時日本對於大眾文學的界定,主要是以當代風俗、事、日本歷史上的武將故事作為描寫對象的作品,包括武俠小說、偵探小說、言情小說等。至於純文學作品,主要以時代精神的有無以及反權威的概念來區別界定。劉捷以此為標準,將之援引回台,他認為台灣的大眾文學讀者都集中於漢文讀者,且只限定於中國傳來的如「三國演義」、「西遊記」、「包公案」、「三侠五義」等古典白話小說。

 其實,戰前台灣流傳的大眾文學作品中的確包含如劉捷所言的「古典章回白話小說」這部分,但是仔細將戰前台灣漢、日文雜誌、報紙仔細調查瀏覽,會發現台灣文壇也出現了仿中國古典章回白話小說的作品,此外,台人以及在台的日人也有一系列仿日本描寫當代風俗、事、古代日本武將的小說,包括了偵探小說以及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系列的創作。換言之,台灣的大眾文學發展一面受到中國古典章回白話小說的影響,一面又受到日本大眾文學書寫的影響,因此戰前大眾文學的界定,必須在這兩座標上進一步清斟酌。

 近年來,日據時期台灣文學的研究,缺乏了「大眾文學」這塊豐沃版塊,而其背後所牽涉如台灣近代媒體的誕生、文學讀者層、文化公共圈的形成,以及都市文化問題、大眾的誕生等種種複雜的糾葛,都是我們應該去關注並清的事項,台灣大眾文學的課題不應僅側重於台灣的區塊,更重要的是由台灣、中國與日本所串聯起來的大眾文化交通網絡。